护士长大波 《神笔马椋》马椋南宫飘飘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热门小说推荐
摘要

色综合 www.tbiict.cn 小说主人公是马椋南宫飘飘的书名叫《神笔马椋》,是作者网络作家创作的玄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嗯,好吧,也只能先这样了,那就先委屈委屈了,等苏大圣或是你家人给你缴纳了费用再给你做调整,走吧。”黄振收好了银票领着马椋朝最下面一排阴暗低矮的平房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唠叨:…

《神笔马椋》 第六章 五个室友 免费试读

“嗯,好吧,也只能先这样了,那就先委屈委屈了,等苏大圣或是你家人给你缴纳了费用再给你做调整,走吧。”

黄振收好了银票领着马椋朝最下面一排阴暗低矮的平房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唠叨:“唉,现在学院也是举步维艰呐,人都挤到了一起连废神族也来一起挤,以前的粮田现在已经成了妖族和魔族的聚集地,嘴多粮少,这粮价几乎是一天一涨,还好我们这里只吃素食,要不然真的是养不起了。”

“啊?!这里每天都只吃素?那我会营养不良的!”马椋一听又跳起老高,现在他可是在长身体时候,天天吃素那怎么行?这里看上去确实很美,但马椋隐隐觉得会在这美丽的地方看着漂亮的风景嚼着最苦的黄连,以前他也不是没苦过,但至少肉还是能吃得起吧?就算到了画界家里也每顿都有他爹打回来的山珍野味,到了这儿就只能每天吃素了?

“不会的,等你练会了辟谷术甚至可以连饭都不用吃,而且也不会担心营养不良,守门的谷寿道兄已经练到了中级境界,他也会给你们授课,谷道兄这次辟谷已经有七个月滴米未进了,实在让人佩服..喂,你怎么了?”还没等他说完马椋就两脚一软一**瘫坐在了地上。

“没..没什么..不小心滑了一跤..”马椋心惊胆战的爬了起来,辟谷术?难怪他会骨瘦如柴了..

“好了,你就先住在这间吧,你们年龄相仿又都是入门班,他们比你先来,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问他们,如果你想给家里写家书报平安一封二十两,可以交到前面的售卖部,他们会定期把书信送往各地的。”

“不不不不~”马椋把头甩得像拨浪鼓:“还是不用了,我爹出远门了,不知道投到哪儿..有劳黄导师,谢谢了。”说完就要想进宿舍,看到黄振没动不停的捏着拇指和食指马椋心里哀叹一声:惨了..这是要找他要小费啊?自己的两张银票都给了他,他爹走的时候也没给他钱,想了一下苦着脸从乾坤囊里拿出了一株火棘草恭敬的递给了黄振:“黄导师,实在抱歉,因为走得匆忙没带那么多银票,这是我自己采的火棘草,请黄导师不要嫌弃...”

“哦~?呵呵呵~果然是火棘草呢!品相不错嘛!好,好!那我就很不好意思的笑纳了...”黄振一看手里的那株火棘草两眼放光,现在这些材料可不好搞了,能去的地方连地皮都被铲了,其它的地方不是有魔族就是有妖族,安全的地方被各地势力霸占,运送到华都的材料层层加价贵得离谱很多材料还缺货,这株火棘草要是转手卖给卷轴坊价格一定会很不错,咧着嘴拍了拍马椋的肩膀又‘好意’的给他建议:“你这样应该还没带生活用品吧?你如果还有这东西的话可以拿一株去售卖部找岳二娘,这品相的火棘草一株就能换够你所需的被褥之类的东西了,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哦~”说完愉快的收好了火棘草背着手迈着四方步走了。

“我的勒个天啊,我现在终于晓得万恶的旧社会有好万恶了,封建社会太有必要被推翻了...”飙完了他的四川方言马椋叹了口气拿出一株火棘草朝售卖部走去,他确实没带被褥和洗漱用具,这里应该和以前他住校时候的情况差不多,只是没手机没电脑不能熬夜玩战网了。

“嗯..可以,可以,换了换了,需要什么你自己选...”岳二娘果然爽快的同意了他用火棘草交换生活用品,还顺手抓了把糖果塞到了他手里,这么新鲜多汁的火棘草她已经很多年没看到过了,马椋也没客气,过去选了被褥枕头床单,还拿了一个杯子一个盆子和一个大碗,本来还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贪了点见岳二娘不以为意的让他继续才又拿了个铜盆。

“岳二娘,请问有我的家书吗?”

就在马椋整理东西打算拿到宿舍去的时候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一个穿着学员服白净得像个瓷娃娃的漂亮小女孩走了进来,马椋探头一看露出一副职业星探和整容师的表情赞了一句:“声音悦耳完全有当歌星的潜质啊,五官标准,和脸型搭配比例协调,就是眼睛稍微大了点,不过不影响整体布局,眼影都不用上了。”

“喂,新来的,拿上东西快走,叽里咕噜的唠叨什么啊?”岳二娘瞪了他一眼让他快走,转过脸立刻就变了一副热情的模样:“哟~南宫同学啊,这次的书信在路上耽误了,估计要过两天才能到,你放心,有你的信我一定会找人通知你的。”

“嘿嘿,你好,南宫..学姐..我刚入学,马椋,会跑的马,木京椋,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马椋见她学员服的胸前绣着个新字估计她也是新学员,凭他整容整形的职业眼光一看就知道这小女孩长大了肯定会非常引人注目回头率无数,一脸讨好的和她打招呼,手忙脚乱的抱着被子落了枕头,刚想去抓枕头又把盆子掉到了地上一脸的狼狈。

“噗嗤~”本来听到他打招呼小女孩立刻就绷起了脸,见他长得五官端正眉清目秀又让自己什么多多关照也没什么恶感,见他手忙脚乱的狼狈相忍不住噗嗤笑了一下旋即又绷起了脸,过去帮他把盆子捡起来扣到了最上面轻声说了句:“南宫飘飘~”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哇~!这名字太有意境了,我老汉咋就给我取个马朵吃这么难听的名字喃?”

“你又在叽里咕噜的说什么?不想换了是不是?”岳二娘见他还没走提高嗓门吼了起来。

“换!换!这就走,我立刻就走,这就消失..”马椋赶忙抱着东西离开了售卖部,回到宿舍找了个空位把东西放了上去,以前住校是上下铺,这里住校成了大板床,看了一下只有四套叠好的被褥他估计自己应该是住在这里的第五个学员,自嘲的咧了咧嘴又飙起了方言:“老五老五尖**,天天吃素涝肠剐肚,还学啥子**术,这**不尖才怪了~”

喃喃自语了一阵打开乾坤囊看了看里面还有不少火棘草和上次采的其它药材,跟着又念了一阵的阿弥陀佛上帝保佑,还好那三天他没偷懒,而且都是选的好的在采,一回家就出事也没来得及卖掉,庆幸了一阵又有些遗憾,乾坤袋里只有药材和那块玉牌还有没了动静的美颜笔并没有看到银票,在现实里没钱不要紧,只要手机不丢仙姐不死就不怕没钱花,那是不揣钱都能走遍天下,到了这儿没钱可就惨了,一个月后苏老板要没把钱送来他怕是只能睡草地还得自备干粮了,这画界里还真是不好混啊,毕仙儿真的就这么把自己扔在这儿不管了?

“你是谁?”就在他坐在床边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走进来两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孩,见他坐在床边都显得很奇怪,不过只问了一句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躺到了铺上。

“室友好,我是今天刚来的,马椋,请多关照~”马椋赶忙站起身给他们打招呼,两个人只骨碌了一下眼珠看了他一眼没理他,马椋没趣的又讪讪坐了回去,他也不在乎这种冷漠欺生的态度,要他们对自己热情万丈那才真的是有问题了,又傻乎乎的又坐了一阵另外两个也回来了,不同的是这两个人回来都是满头大汗还一人拿着一把大扫帚,马椋又站起来堆起笑脸和他们打招呼,他猜想这两个兴许应该是今天的值日生吧。

“两位室友好,我是新来的,会跑的马,木京椋,马椋,请问室友贵姓啊?”

“你猜~”最先进来长得四肢长短有些不成比例的男孩看了他一眼说了两个字冷漠的走开了,第二个更干脆,只送给他一个不太友好的眼神推开他直接走了进去放下了手里的扫帚。

马椋一脸尴尬的挠了挠头皮傻笑着说道:“室友真幽默啊,呵呵,我怎么可能猜得到呢~”

“哈哈~哈哈~哈哈~”马椋的话音刚落宿舍里的三个人都指着马椋捂着肚子哈哈的怪笑起来,笑得马椋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情况?

尼猜做出一脸阴险的表情看着马椋阴森森的说道:“我的名字就叫尼猜!尸体上面捅了一把匕首的尼,你猜不到是谁杀的那个猜!”

“啊?”马椋张着嘴呆住了,还有人会起这种名字?尼猜?看到其他三个笑得在通铺上翻滚马椋跟着一脸傻笑的拱了拱手:“好名字!久..久仰.久仰..”

那四个人都只白了他一眼没再理他,来了个新人他们多少还是有些好奇,躺在床上不时的又看看他。

“哎呀,你们都在干什么啊?还不准备吃饭吗?”就在他们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一个差不多三十来岁穿着学员服的人走了进来。